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邹平光荣院变成个体户“摇钱树”

2020-01-02

·海报新闻济南10月24日讯(记者 秦文)2010年,国家出台的《光荣院管理办法》,对可以享受光荣院集中供养待遇的人群进行了详细的规定。而在滨州邹平市,滨州邹平市光荣院却是由第三方代运营,本该享受相关待遇的优抚对象无法免费入住。同样由个体经营的淄博市淄川区光荣院,条件简陋至极,90多岁的老人睡在发黑发硬的被褥里……针对记者调查采访了解到的上述现象,山东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厅长时培伟在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连发五问,质疑这两家光荣院是不是“冒牌货”。他说,光荣院是事业单位,没有往外出租的规定,下节目后将立即调查关于这两家光荣院的情况,让优抚对象得到应有的优抚。

国家2010年发布的《光荣院管理办法》规定,光荣院是国家集中供养孤老和生活不能自理的抚恤优待对象,并对其实行特殊保障的优抚事业单位。国家新办光荣院所需经费列入同级政府财政预算。《光荣院管理办法》对可以享受光荣院集中供养待遇的人群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其中包括老年、残疾或者未满16周岁的烈士遗属、因公牺牲军人遗属、病故军人遗属和进入老年的残疾军人、复原军人、退伍军人,无法定赡养人、抚养人、抚养人或者法定赡养人、抚养人无赡养、抚养、抚养能力且享受国家定期抚恤补贴待遇的,可以申请享受光荣院集中供养待遇。

在滨州,滨州邹平市光荣院是当地唯一一家专门供养优抚对象的机构。从门口牌子上看,这是一家综合机构,既是光荣院,也是魏桥镇养老服务中心阳光嘉苑中心医院颐养康复中心。

“光荣院只针对五保户,优抚对象指的是有五保户的人群。”当记者问到优抚对象能否入住该光荣院时,该光荣院的工作人员说。而在随后的采访中,工作人员表示,虽然这里是民政部门建立的社会福利机构,但是是由魏桥阳光嘉苑养老服务中心来运营,没有专门出针对优抚对象的政策,也不清楚什么是光荣院。如果入住,每个月最低收费1720元,另外还要交安置费、取暖费、入住押金等。

而在邹平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里,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投资1000余万元,对光荣院进行了改扩建”。当问到退役军人能否入住该光荣院时,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公司没有出专门针对军人的政策,我们这边收费照收,正常收费。”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淄博市淄川区光荣院。在采访中,该光荣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个光荣院是个体户在管,属于个体运营的。记者在现场调查发现,该光荣院入住了50多位老人,优抚对象仅有3位。记者来到一位93岁的老兵房间内查看时发现,该房间条件简陋,虽然有独立的卫生间,但马桶已经坏了。而在另外一位老兵的房间,床上的被褥已经发黑。

光荣院不接受优抚对象入住,本是事业单位却由个体户承包经营,条件简陋,设施设备破烂不堪……针对这些情况,山东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厅长时培伟在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连发五问:到底是什么情况?谁批准成立的?他的预期是什么?怎么去接待优抚对象?怎么去保证优抚对象的权利?他甚至现场质疑,这样的运营情况和条件,这两个光荣院是否是“冒牌货”?

“这样的环境没有达到我们期望的优抚,光荣院是国家统一供养的孤老和失去能力的优抚对象,是要进行特殊保障的,我觉得这两个地方都没有做到。”时培伟说。关于光荣院的日常管理和监管,时培伟表示,光荣院的主管部门过去是民政部门,现在是退役军人部门,《光荣院管理办法》规定,管理、监督、检查应该贯穿在光荣院的建设、入园、服务、质量保证、以及纪律检查的各个方面,应当保证光荣院成为服务保障优抚对象的幸福家园。

而针对上述两所光荣院承包给公司和个体户的情况,时培伟在《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说,光荣院是事业单位,是有编制有人员有预算、有入园条件和服务标准的。《光荣院管理办法》规定,光荣院不可往外出租。看到93岁的老兵住在如此破烂不堪的环境里,时培伟直言,“我觉得很痛心,非常对不起这位老人家。”他表示,下节目后立刻去认真核查这两个所谓的光荣院的情况,让优抚对象得到应有的优抚。


·海报新闻济南10月24日讯(记者 秦文)2010年,国家出台的《光荣院管理办法》,对可以享受光荣院集中供养待遇的人群进行了详细的规定。而在滨州邹平市,滨州邹平市光荣院却是由第三方代运营,本该享受相关待遇的优抚对象无法免费入住。同样由个体经营的淄博市淄川区光荣院,条件简陋至极,90多岁的老人睡在发黑发硬的被褥里……针对记者调查采访了解到的上述现象,山东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厅长时培伟在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连发五问,质疑这两家光荣院是不是“冒牌货”。他说,光荣院是事业单位,没有往外出租的规定,下节目后将立即调查关于这两家光荣院的情况,让优抚对象得到应有的优抚。

国家2010年发布的《光荣院管理办法》规定,光荣院是国家集中供养孤老和生活不能自理的抚恤优待对象,并对其实行特殊保障的优抚事业单位。国家新办光荣院所需经费列入同级政府财政预算。《光荣院管理办法》对可以享受光荣院集中供养待遇的人群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其中包括老年、残疾或者未满16周岁的烈士遗属、因公牺牲军人遗属、病故军人遗属和进入老年的残疾军人、复原军人、退伍军人,无法定赡养人、抚养人、抚养人或者法定赡养人、抚养人无赡养、抚养、抚养能力且享受国家定期抚恤补贴待遇的,可以申请享受光荣院集中供养待遇。

在滨州,滨州邹平市光荣院是当地唯一一家专门供养优抚对象的机构。从门口牌子上看,这是一家综合机构,既是光荣院,也是魏桥镇养老服务中心阳光嘉苑中心医院颐养康复中心。

“光荣院只针对五保户,优抚对象指的是有五保户的人群。”当记者问到优抚对象能否入住该光荣院时,该光荣院的工作人员说。而在随后的采访中,工作人员表示,虽然这里是民政部门建立的社会福利机构,但是是由魏桥阳光嘉苑养老服务中心来运营,没有专门出针对优抚对象的政策,也不清楚什么是光荣院。如果入住,每个月最低收费1720元,另外还要交安置费、取暖费、入住押金等。

而在邹平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里,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投资1000余万元,对光荣院进行了改扩建”。当问到退役军人能否入住该光荣院时,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公司没有出专门针对军人的政策,我们这边收费照收,正常收费。”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淄博市淄川区光荣院。在采访中,该光荣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个光荣院是个体户在管,属于个体运营的。记者在现场调查发现,该光荣院入住了50多位老人,优抚对象仅有3位。记者来到一位93岁的老兵房间内查看时发现,该房间条件简陋,虽然有独立的卫生间,但马桶已经坏了。而在另外一位老兵的房间,床上的被褥已经发黑。

光荣院不接受优抚对象入住,本是事业单位却由个体户承包经营,条件简陋,设施设备破烂不堪……针对这些情况,山东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厅长时培伟在今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连发五问:到底是什么情况?谁批准成立的?他的预期是什么?怎么去接待优抚对象?怎么去保证优抚对象的权利?他甚至现场质疑,这样的运营情况和条件,这两个光荣院是否是“冒牌货”?

“这样的环境没有达到我们期望的优抚,光荣院是国家统一供养的孤老和失去能力的优抚对象,是要进行特殊保障的,我觉得这两个地方都没有做到。”时培伟说。关于光荣院的日常管理和监管,时培伟表示,光荣院的主管部门过去是民政部门,现在是退役军人部门,《光荣院管理办法》规定,管理、监督、检查应该贯穿在光荣院的建设、入园、服务、质量保证、以及纪律检查的各个方面,应当保证光荣院成为服务保障优抚对象的幸福家园。

而针对上述两所光荣院承包给公司和个体户的情况,时培伟在《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说,光荣院是事业单位,是有编制有人员有预算、有入园条件和服务标准的。《光荣院管理办法》规定,光荣院不可往外出租。看到93岁的老兵住在如此破烂不堪的环境里,时培伟直言,“我觉得很痛心,非常对不起这位老人家。”他表示,下节目后立刻去认真核查这两个所谓的光荣院的情况,让优抚对象得到应有的优抚。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