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悠悠天宇旷 切切故乡情

2020-01-24

  英国伦敦街头的红灯笼
  崔永佳供图

  王誉瑾在春节期间收到的红包

  蒋凯宇近照

  图片来源:网络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2020年春节来了,在各国留学的中国学子虽不能与家人团圆,但也有属于自己的春节故事——或在继续赶功课中过一个静悄悄的春节,或邀三五好友在一起包饺子庆祝春节,或去当地的唐人街感受年味,或隔着视频同国内的家人一起守岁。

  让我们听听这些在加拿大、在英国、在南非、在西班牙、在澳大利亚、在日本、在刚果(金)等国留学的中国学子如何在国外过春节——

  

  在英国:春节给自己放假一天

  孙晨彭

  2020年,在英国伦敦艺术大学学习两年多的崔永佳将迎来毕业季。面临毕业的压力,她坦言:“回家过年是不敢奢望的,但在伦敦也能欢度春节。”

  “春节期间,伦敦唐人街会有舞狮表演,很精彩,许多朋友喜欢看,也受到当地民众的喜欢,在观看者的队伍里,有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在崔永佳看来,春节最重要的是氛围,“过春节还是要去中国人多的地方,才能感受到那种气氛,比如唐人街会举行很多活动。”

  2020年春节期间,崔永佳还是打算到唐人街逛逛。“这也成为我的一个习惯,虽然年年去,但每年都会有新发现。感觉去趟唐人街,才算是过了中国年。”

  回想在国外过春节的经历,崔永佳印象较深的是第一次在伦敦过春节时,当时去了朋友家,大家一起做饭,忙活了一晚上。“第二次就懒了,我负责在唐人街找中餐馆订餐,大家只是聚在一起吃了顿饭。”崔永佳说,今年大家准备一起包饺子,“因为自己包的饺子才有过年的感觉。”

  说起春晚,崔永佳还有一些“伤心往事”。“刚来那年没看春晚,发现朋友圈里好多梗我都接不住了,感觉自己像一个局外人。”今年她早早和朋友约好看春晚,“这是一种仪式,我们看重的不是节目精彩与否,而是在异国他乡过年,这个仪式必不可少。”

  正处于毕业季的崔永佳压力很大,借着春节打算给自己放一天假。她很怀念国内的年味,“伦敦非常国际化,节日里会有各种精彩的活动,但感觉还是不一样,国内的家才是温馨的港湾。为了学业,我们离开家乡,希望大家都能不负韶华,梦想成真。”

  

  在刚果(金):形式虽简 分量却重

  郎玉茁

  2020年,是王誉瑾出国的第三个年头,同时他将迎来在海外度过的第三个春节。“以往过春节时学校不放假,但为了中国人最看重的春节,我会请一天半的假,候在家里跨年。”他特别提及,学校的外国老师常会问他中国农历新年的生肖以及生肖背后所代表的含义,也十分尊重中国的传统节日。“每年请春节假,外国老师不仅会痛快地答应,还会在邮件中附上诚挚的新年祝福。”

  相较于其他的中国留学生来说,王誉瑾比别人多了一份幸运——父亲在刚果(金)工作。所以过春节时他常参加父亲所在公司组织的小游戏,例如套圈等。“大家身在海外,远离家乡,却也有独特的年味。除夕晚上,爸爸所在的公司会组织包饺子。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包的饺子样子不同,唠唠家常、聊聊一年的工作成果,公司仿佛成了我们在海外的‘第二故乡’”。王誉瑾说,“虽然春节没有像在国内一样的浓郁氛围,但是这几年也能明显感觉到‘中国春节’在当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我身边的中国人都会以不同形式庆祝春节,收看春晚实时转播,甚至组织短途旅游等,这都显示出大家对春节的重视。国外过春节的形式虽简,分量却重。”王誉瑾说。

  今年春节,王誉瑾的计划是同往常一样“请假过年”。“我最近专门学了包饺子,期待今年包的饺子不被嫌弃。”

  让他遗憾的是,身边没有中国同学一起过年。王誉瑾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中国学子踏上刚果(金)开启学业。

  

  在澳大利亚:和小伙伴相约春晚

  郎玉茁

  坐标定位到南半球的墨尔本,刚来两个月的姑娘穆迪,正在努力学语言,准备考试。“今年过节期间,我应该会去唐人街感受下海外华人过春节的氛围。”穆迪说。

  算算时间,今年除夕穆迪还在上语言班,打算和朋友一起在她所住的公寓里一起聚会跨年。“我们会一起准备年夜饭,即便不在中国,也要吃到中国菜。”以前在国内,穆迪只会煮面条,但是到墨尔本后,厨艺大有精进。她还记得第一次做可乐鸡翅是在视频中妈妈的指导下手忙脚乱完成的,但现在做这道菜已十分娴熟。今年的年夜饭,她准备做一盘可乐鸡翅,让小伙伴们尝尝自己的厨艺。

  对于中国人来讲,春晚像是年夜饭里不可或缺的一道菜。今年春节,穆迪也准备同大家一起相约春晚。“看春晚对于我来说,如同一项具有仪式感的活动。每年除夕,我打开电视见到熟悉的主持人,听到熟悉的问候语,心里就会特别踏实。”

  以前在国内时,每年过年穆迪都会和家人朋友聚在一起打麻将,今年她已经找好了“麻友”,准备在除夕玩个痛快。除此之外,“真心话大冒险”也会是她和小伙伴的重点节目。在穆迪看来,大家来墨尔本的时间不算太长,彼此了解有限,正好借着过节的契机一起玩玩游戏,让春节的节日氛围更浓,同时也能加深了解。

  “第一次不在家里过年,应该会很不习惯。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也希望家人放心,别太想我,尤其是姥姥。我希望她老人家身体健康,等着我学成回家。”穆迪说。

  

  在西班牙:包饺子吃当地海鲜饭

  王淑晨

  “我会包饺子、擀面皮,但不会做饺子馅,也不会和面。从前在家里都是我妈准备包饺子的材料,我只负责包。一家人聊着家常,手里也不闲着。”潘佳念回想起2019年在国内过春节的场景,心里很暖。

  2019年9月26日,潘佳念通过就读大学的交流项目跟同学一起到西班牙留学。初来乍到,她对西班牙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但临近春节,想到要过年的激动在她心里“像火一样烧得越来越旺”。

  “我看过日历,今年的春节不是期末,而且过年当天恰好是个周末,因此有充裕的时间和朋友们好好布置一下,在国外过个中国年。”潘佳念介绍说,她所在的洛格罗尼奥位于西班牙北部,不像马德里那样华人较多,所以年味不是很浓,“可能会比较单调,但还是希望准备充分些。过年前一天,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朋友计划聚在一起除尘打扫,做些小手工装饰房间。除夕晚上,朋友们准备凑在一起包饺子,再买些当地特有的海鲜饭,饭后再去西班牙当地民众过节常去的舞会庆祝一下。”

  在国内过春节,潘佳念每年都会守岁,第二天起来会觉得困,但今年在西班牙过春节,国内除夕夜时,西班牙当地时间是下午。“跟爸爸妈妈视频拜年,和学联的朋友们吃吃聊聊,一起看春晚,还能趁家人睡着时抢一下群里的红包。”潘佳念笑笑说。

  “我挺喜欢西班牙的生活节奏和环境,城市干净,碧海蓝天,但还是会想家,尤其是过年时,真正体会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滋味。本来想回国过年,但没有假期,周末飞回国内时间太赶,就只能在西班牙过春节了。”说到春节,潘佳念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西班牙过新年的情形,“西班牙跨年倒计时开始时,伴随着倒计时钟声,当地人会吃下12颗葡萄,还会边吃葡萄边许愿。这么一想,既可以过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又能过西班牙当地的新年,简直是双倍快乐了。”

  

  在加拿大:怀念家乡的年味

  孙晨彭

  就读于加拿大多伦多约克大学的蒋凯宇,不能回国和家人共度春节是常态。“多伦多华人挺多的,会在春节时举办一些庆祝活动。”蒋凯宇说,有越来越多的当地人会参加春节活动,希望感受中国传统节日的习俗。

  约克大学中国学生会也会举办一些活动,蒋凯宇每年都会参加的是学生会举办的庆祝晚会。“大学里有几个中国留学生的组织,春节时会联合起来举办庆祝晚会。”

  除了参加晚会,每逢春节,蒋凯宇都会和朋友聚在一起吃饭玩游戏,但多是出去吃。“今年大家约好一起过春节,准备自己动手包饺子,我也想展现一下厨艺。”蒋凯宇说,“之前因为时差的原因不看央视的春晚,今年挺想看的,可能会看录播。”在他看来,春晚是个很好的交流话题,看过春晚才能和国内的父母、朋友打电话时有共同话题”。

  “还是怀念小时候在家过年时的那种感觉。”离家多年的蒋凯宇回忆起在国内过春节的场景说,“我这人爱热闹,喜欢看烟花、听爆竹,除夕夜还会跑出去和朋友们玩个痛快,被爸妈催着回家,在夜里守岁,那样才是过年。”

  如今,身在异国他乡,蒋凯宇的过年方式多是和几个中国朋友聚一聚。“2019年春节时,我同家里人通了电话、抢了红包之后,就投入正常的生活了,没有特别的感觉。”他说,“出国留学是自己的选择,我很幸运家人支持我,也希望自己即使在国外,也能过个有趣的春节。”

  

  在日本:和家人视频守岁

  孙晨彭

  春节象征着阖家团圆,是中国人非常看重的传统节日。但对留学在外的学子来说,却只能在异国他乡过春节。柳致宇便是其中一员,他在日本留学4年,今年春节准备留在日本。

  从高中就读于明德义塾高等学校,到如今就读于大阪学院大学商学部,柳致宇已经完全适应了在日本的留学生活。“刚来时有些不适应,但4年时间能让人发生很大的改变。”由于考试安排,2020年春节柳致宇只能留在日本过。“长大以后觉得年味淡了,对春节也渐渐没了特殊的感觉,但今年不能和家人团聚,才感受到春节在心中的地位。”

  说到春节计划,柳致宇介绍说:“会叫一些中国的同学,大家一起包饺子、做中国菜,热热闹闹看春晚。也准备入乡随俗,挑战一下自己,参加一些当地人喜欢的活动。”他也记得在日本陪伴了自己4年的猫,“过春节不能忘了它,要给它做顿大餐,一起过个快乐年”。

  除夕当天和家人视频是少不了的,“大阪和中国有1小时时差,时间上还好,晚上会和家里人通个视频电话,一起守岁。对家人来说,我是第一次不回家过春节,应该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柳致宇说。

  一位俄罗斯朋友还和柳致宇约好一块过春节,“他听说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很早便和我说要一起过春节,感受一下中国的传统习俗。”

  “虽然不能和家人一起过年会觉得孤独,但想到留学梦想,孤独和困难就都不怕了。”柳致宇说,在实现梦想的路上,更愿意把孤独当作一种修行。

  

  在南非:过好第六个春节

  王淑晨

  “我如今在开普敦一边做实习老师,一边读大四。课业密度很大,所以春节会在上课中度过。”姚知意高中毕业后到南非留学,这是她在开普敦读书的第6年,也是最后一年。对于在南非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姚知意感触良多。

  “说起南非,很多人可能了解不多。我在这里生活了6年,对南非的文化多元、包容开放体会颇深。”常有朋友向她咨询南非留学相关情况,姚知意会耐心地向他们介绍。她还向笔者展示介绍自己在开普敦留学的生活照,“这是豪特湾,这是桌山,这是我就读的学校西开普大学……开普敦属于地中海气候,在这里生活非常舒适,四面有山有海。这里的生态环境很好,在街上也能跟动物近距离接触,松鼠、羊驼和鸟都不躲人。”

  春节前后正是学期中,姚知意选的课程平时成绩所占比重很高,她不得不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学习。“今年过年相对早些,会和朋友一起吃个火锅。”出国读书的前3年,姚知意会因为过年没有假期、不能跟家人团聚热闹而烦恼,3年后她适应了通过视频电话与家人共度春节的形式。“家里人热闹就好啦,跟他们打个电话,就当我也过年了。”姚知意说。

  因为即将毕业回国,为了为将来的就业打下基础,今年春节期间,姚知意尤为忙碌。“我在西开普大学留学,专业为英语语言和教育心理学。希望凭借海外教授语言的工作经验,在国内找工作容易些。”

  在外留学多年,姚知意和家人对春节不能团聚已习以为常。“往年过年都跟家里通电话,但爸妈会在春节期间到姥姥姥爷家,一玩起麻将就顾不上我了。”姚知意笑着说,“家里人多热闹,爸妈不会落单,也没时间挂念我,我也安心了。”

(责编:李枫、岳弘彬)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